• 以容错纠错机制为改革创新者“兜底”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兰州6月23日电( 张文静)从甘肃省会城市兰州动身,秦翔率领团队驱车一路向西千余千米,眼中的绿色渐行渐远,随之而来的是荒漠的沙漠、广宽的沙漠。本来开阔的公路被沙路、土路等庖代,愈来愈难走。穿过沙漠、沙漠后,他们挺进肃北蒙古族自治县境内祁连山西段,眼前的大雪山愈来愈近,消融了的雪水从山谷里一股股冒出,流到路面上,顺着大大小小的碎石缝隙会聚而下。 秦翔是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讨院研讨员,历久致力于冰川研讨和庇护。6月下旬,他再一次率领团队奔向他们的科研“根据地”――祁连山冰川与生态环境综合观测研讨站。在那里,他们肩负着一项重要义务:监测和庇护祁连山最大的山谷冰川即通明梦柯冰川,又名老虎沟12号冰川。 同化着雪水的山路愈加难走,目之所及,均是大大小小、外形纷歧的碎石,但秦翔早已顺应。“这条路每一年冬季因遭到冰川洪流破碎摧毁而坎坷不胜,七八月份有10余千米路段被冲断。一切职员不得不背着沉重的设备徒步前行。”秦翔说。 只管已多次来过通明梦柯冰川,但作为研讨站的站长,秦翔一想起很快就能见到“老朋友”,回到野外的“家”,还是有点镇静。一路上,他不停地为随同前往的先容冰川的情况。在近20千米的碎石路艰巨地爬行了约一个小时后,秦翔和团队顺利抵达海拔4200米的祁连山站。 十来间蓝色屋顶、红色墙壁的简略单纯板房镶嵌在巍峨的大雪山脚下。这里通向通明梦柯冰川着末不到1千米,阔别人类运动区域,距离比来的县城150多千米,是科研职员发展科研监测和样品采集最有利的地域。虽然已进入冬季,但这里的气温仅有5氏度左右,空中还时时飘起雪花,北风凛凛。 秦翔先容,因为地处大山之中,研讨站在糊口和后勤保障等方面尤为艰巨。研讨站一切用电局部来自于一套5千瓦的太阳能板,取暖和经由过程烧煤解决。这里不任何手机信号和网络,与外界接触的唯一体式格局等于海事卫星电话。科研职员每一年要在这里渡过约半年时间,按期监测和分析冰川的“身体情况”,以提出对策,缓解冰川的消融速率。

    上一篇:关于生活

    下一篇:广电总局发布电视剧新政:严禁以明星为唯一议